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热点聚焦 >> 热点事件

抗疫广货“抱团出海”,这个出口联盟解决供需对接

发布时间:2020-04-29

  早上9时30分,广州万孚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孚生物”)“全球战疫指挥部”中的大屏幕准时亮起,不同肤色的参会人员出现在视频对话框中。


  “跟我们开会的是多米尼加和危地马拉的卫生部门代表,类似的国际会议一天要开3场。”万孚生物营销总裁赵亚平说,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为了保持与海外客户的沟通,团队长期保持着24小时“连轴转”的状态。


  在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之时,像万孚生物一样,开足马力、加大产量、时刻待命,是众多国内制造业企业的常态。


  从驰援国内到转战海外,需要解决的困难不少。国际抗疫物资市场充斥着大量“中间人”和“行外人”,为供需双方的有效对接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而一些公司此前没有生产防疫物资的经验,在处理涉及防疫物资出口的业务时,很容易踩到“坑”。另外,哪里最需要防疫物资,需要哪种防疫物资,也让企业“一头雾水”。


  4月初,在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广州市委员会(下称“广州市贸促会”)的牵头下,全省首个抗疫物资出口联盟(下称“联盟”)在广州成立。“号召大家聚在一起,其实目的就是希望帮助广州企业抱团,向海外输送广州品牌。”广州市贸促会主任杨勇说,“联盟形成一个‘闭环’,让供需信息共享,企业遇到什么困难就能很快解决。”


  成立尚未足月,联盟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抗疫“广货”出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出海不易要过的“坎”不少通关认证是第一道


  制造业企业云集的黄埔区,是广州生产抗疫物资的“主战场”之一。


  中午12时,洁特生物的口罩生产车间依然忙碌。车间工人将生产线上制作好的口罩依次码好、贴标签,放入包装袋中。车间外的通道旁,一卷卷熔喷布整齐码放在货架上。这几乎是今年市场上最“稀缺”的物资。


  “为了转产抗疫物资,我们新增投资了5000万元。”洁特生物董事长袁建华说。


  除了洁特生物,疫情发生以来,广州有超过20家企业快速转产口罩,目前全市已备案的口罩生产企业超过70家。从疫情刚开始到现在,广州日产口罩数量已经从60万个增加到2300万个,增长37倍。


  迅速提升的产能,让国内消费者吃下“定心丸”。在广州的药店、便利店,市民现在都能购买上符合防护标准的口罩、消毒液、免洗洗手液等日常使用的防疫物资。与此同时,海外市场随着全球疫情的持续蔓延火速升温。一边是不断提升的产能,一边是海外激增的需求。防疫物资亟待出口,产量增加只是第一步,横亘在企业面前要过的“坎”还不少。


  第一道坎就是针对防疫用品的“通关认证”。要进入海外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市场,需要达到不同的标准,例如欧盟为CE,美国为FDA。这是出口企业要取得的第一份资质。


  从4月1日开始,根据《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告2020年第5号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中国医疗物资企业出口需要符合出口国治疗标准要求,同时取得中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适用品类包含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


  出口企业不仅要拿到出口国的“通关牌”,还要获得国内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后者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走申请流程。


  据广州海关披露,4月3日和4月7日,广州海关先后查获两批以一般贸易方式出口至东南亚市场的防疫物资,均是未获得我国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的违规物资。


  在国内对于防疫物资出口的政策“收紧”之前,由于各方对于防疫物资的标准不一,中国防疫物资出口海外也曾“矛盾频发”。一系列的纠纷,引起业内对于防疫物资出口质量问题的关注和讨论。“如果出口受阻,浪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对上下游的关联企业影响也会很大。”袁建华说。


  承接订单各国驻穗领馆提供抗疫物资采购清单


  “试剂盒的产量虽然起来了,但我们的传统业务还是停滞的。”全体人员投入到防疫物资生产中的同时,一位万孚生物的负责人仍有所忧虑,“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


  从3月下旬开始,万孚生物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已经逐步向海外市场供货。国内出口政策收紧后,万孚生物也第一时间获得国家药监局应急审批,获得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目前,其新冠病毒检测产品主要销往欧洲、亚洲、拉美等地区。


  拿到打开出口大门“钥匙”的企业,不只是万孚生物一家。然而,哪里最需要防疫物资?需要哪种防疫物资?海外市场是否推出了新的标准?这些零散的信息密集袭来,时常让企业“一头雾水”。


  “防疫物资出口的政策和各地的标准在不断变化中,要是遇上不专业的认证机构,客户不认可、不收货,企业的损失就大了。”这是不少转产企业遇到的共同难题。


  在这个时候,广州成立的抗疫物资出口联盟,首先在收集供需信息上发挥了作用。这对于不少企业来说,不仅是“锦上添花”,更是“雪中送炭”。


  联盟成立以后,不仅是广州的企业,深圳乃至全国的不少企业都提出了加入联盟的意向。“但目前我们还是优先考虑广州的企业,保证出口产品的质量。”在杨勇看来,贸促会牵头成立的出口联盟,既是促进企业间合作的平台,也是企业了解海外供需情况的窗口。


  记者从贸促会了解到,联盟成立后,已收到35个外国商协会和驻穗机构抗疫物资采购清单。这些采购清单,几乎都是由各国驻穗领馆主动联系联盟提供的,采购内容包括呼吸机、口罩及生产线、试剂盒、防护服、测温仪、护目镜、消毒液等物资。与此同时,拥有优质产能和专业配套服务的80多家企业也已入会或正在申请入会。


  为推动供需双方精准对接,减少中间环节,联盟成立不到一个月以来,已连续发布了第一版至第四版中英文防疫物资供货企业名录,并提供西班牙语、日语、韩语等支持,受到了海外需求方的肯定。


  推动出海保质前提下提高效果发现制假售假“拉黑”


  有了需求,下一步就是对要出海的物资做好质量认证。


  广州市鼎安交通科技有限公司原是一家生产反光材料的企业,今年2月响应政府号召开始了口罩的生产。3月底听到即将成立物资出口联盟的消息后,企业便决定要加入联盟。该企业总经理助理张宏新坦言,由于此前公司没有生产防疫物资的经验,在处理涉及防疫物资出口的业务时,很容易踩到“坑”。


  而在联盟中,广州SGS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扮演的角色,就是为出口物资颁发相应的资质。“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更多的企业出口。”SGS华南区总经理柯赞贤透露,整个华南市场中,正在排队做防疫物资认证的企业里有30%来自广州,“检测量很大,实验室已经24小时运转。”


  了解到这一情况,杨勇对SGS团队说,联盟将把好成员企业的质量关,“对于联盟成员企业,也希望你们在保障质量的前提下提供便利。过程中你们有什么问题,及时找我们协调,大家一起想办法。”在联盟的协调下,企业抗疫物资的出口获得了更高质量的保障。


  “我们有什么需求马上提出来,就能找到联盟的企业解决,让物资出口的效率提高很多。”张宏新说,企业要加入联盟不需任何费用,只需向贸促会秘书处索取企业信息表,认真填写并加盖公章后交回即可。


  需要注意的是,申请加入联盟的企业,必须提供相应的资质认证材料,包括医疗器械许可证及相关地区的认证资料(如欧盟CE认证、美国FDA认证等)。在《广州市贸促会抗疫物资出口联盟管理制度》中明确,如发现成员单位提交虚假信息、出现制假售假行为,联盟将及时进行披露,将其列入“黑名单”并向行业公布。


  授人以渔线上培训外贸企业防范出口法律风险


  除了提供“靠谱”的供需信息、权威的质量认证机构,如何更好地服务于企业的抗疫物资出口?“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联盟着眼于调动更广泛的力量,举办线上培训课程。


  “抗疫物资的出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流程,包括医疗物资的标准、国际物流中断造成的运输问题、航线安排等,涉及很多中间贸易商。”卓志跨境电商总裁李金玲说道,“这就需要拥有专业外贸知识、完善的全球网络的企业提供服务。”


  4月2日,联盟举办了第一期防疫用品出口、海外市场准入政策解读会暨出口实操线上培训课程,受到中小外贸企业广泛关注,近4000人次在线观看直播并与有关专家互动。发起单位之一德国莱茵技术专家盛甫秀在上培训课时提醒,企业须谨慎对待出口认证,从生产流程到产品品质都应严格按照标准执行,从而保证自身的产品合法合规。


  “类似的课程,我们安排了专门的团队进行对接,接下来的几个月都会定期举办。”广州市贸促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帮助企业防范出口法律风险,自4月2日举办首期培训以来,联盟举办了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贸易合同履行的影响及应对策略”“防疫用品出口、海外市场准入政策解读会暨出口实操培训”“出口医疗器械质量监管最新措施、中国与欧美等国检测标准差异”“防疫物资出口法律风险防范实操”等6期培训,共有超过2万人次在线观看直播并与专家互动。


  联盟在培训中邀请了精通不同国家法律、在涉外法律领域具有丰富实务经验的专业法律顾问,通过线上授课的方式,解读出口防疫物资过程中涉及到的中国、意大利、西班牙及英美等不同国别的相关法律规定,结合具体案例分析有可能出现的法律风险及相关应对措施,为企业提供了有力的国际贸易法律支持。


  除此之外,一个崭新的抗疫物资“云平台”也搭建起来。


  日前,南沙自贸片区全球优品分拨中心作为全球化的数字贸易服务平台,快速推出了“全球抗疫频道”。企业只需要登录一个平台,就可以实现发布全球防疫物资采购需求、国际物流在线下单等功能,让物资的采购、清关、交付一键触达。


  “未来,联盟也会吸纳广东省内甚至省外的优质企业加入,但当前还是以广州企业为主。”联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进行供需双方对接时,还是需要解决不少难题,“一是出口企业的资质问题,持有‘双证’的企业较少,而这些企业一般生产排期都比较紧张,而且有起订量要求。其二就是当前产业内部资源紧张,有生产能力的企业中,有的缺生产线,有的缺原料,也造成了供货紧张。”


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