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热点聚焦 >> 热点事件

中企海外并购地域偏好转向明显,一季度欧洲最受青睐

发布时间:2020-05-11

中企海外并购地域偏好转向明显


日前安永2020年一季度中国海外投资概览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欧洲为最受中企欢迎的海外并购目的地,投资金额占比超过四成,主要投向半导体、石油和天然气及金融服务等行业。


这相较2019年有较大不同。安永此前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中国海外投资概览报告显示,亚洲和大洋洲超过欧美是最受中企欢迎的海外并购目的地。


就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说:“跨国企业并购是根据自身的全球化需求与实力进行布局。企业的布局存在一定的时间窗口,因为并购对象出售其资产也在一定时间内,这需要企业把握好并购的时机。”


由亚洲和大洋洲转向欧洲


望华资本创始人、总裁戚克栴对企业并购与投资非常有研究。对于一季度中企海外并购地域偏好转向欧洲的现象,他分析称:“中企海外并购在短期内(以季度计)有变化很正常。因为往往几单甚至一单特别大的交易,就可以使得一个国家进入中企并购的前几名。例如,荷兰这次是最大的被投资国,并不意味着永远是。因为荷兰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人口只有1700多万人,就和中国一个超级大城市一样。”


安永的报告显示,荷兰为本季度最受中企青睐的投资国,占欧洲总投资金额的超六成,这得益于两笔金额较大的TMT行业收购项目;此外法国和德国也进入中企海外并购的前十大目标国家。


戚克栴同时指出:“一季度的一些变化具有代表性意义。因为中国企业去海外并购需要的是中国缺乏的高科技与资源。而欧洲拥有大量的先进技术与高科技,因此成为中企并购的首选之地。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欧洲对中企的高科技、核心制造领域的并购审查也越来越严。”


安永报告还显示,欧洲为中企海外第一大并购目的地,宣布交易金额15.8亿美元,同比下降69.6%,主要投向半导体、石油和天然气及金融服务等行业。相比之下,中企在亚洲宣布的海外并购金额为10.7亿美元,同比下降84.8%,主要投向房地产、教育及先进制造业等行业,总额中超过八成的金额投向了马来西亚和印度。


对此现象,戚克栴对记者分析称:“因为中企去海外并购需要高科学技术含量企业与资源性企业,而欧洲半导体代表着高科技的领域之一。同时,在今年3月出现石油价格崩盘之前,石油和天然气一直是中国资源的瓶颈。金融服务领域,例如保险等,西方亦有一些技术、风险控制、管理方面的优势与积累是我们国家企业所没有的,所以中企会向欧洲这些领域进行投资。”


戚克栴还进一步表示:“在亚洲,投资流向也与亚洲国家的经济结构相匹配。其中房地产对于发展阶段晚于中国而人口高度密集的国家,也会经历房价快速上涨的阶段。教育则属于人口密集型服务行业,需要通过并购来快速扩展市场。而先进制造业的投资,与中企通过并购获得先进技术以及在当地扩大生产相关。”


白明也对记者表示:“亚洲国家的并购特点主要体现在产业对接上,通过并购形成一个更加完整的产业链。而中国企业去欧洲进行海外并购,通常在同行之间或者其上游领域进行并购。中国企业以往在欧洲的并购案例中,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预计未来难度可能加大,因为近年来欧美主要发达经济体收紧外资的准入政策,我国在欧洲的并购门槛不断提高。”


2019年3月5日,欧盟理事会批准了《关于建立欧盟外国直接投资审查框架的条例》。该条例首次在欧盟层面构建起统一的外资安全审查框架,使得非欧盟企业对欧投资面临更加严密的审查网络。


安永一位分析师还预计:“随着未来区域合作增加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动,预计在新冠肺炎疫情缓解后,中企还将加大在亚洲,尤其是东南亚和南亚的投资。”


2020年一季度,我国对“一带一路”投资保持增长。官方数据显示,我国企业一季度在“一带一路”沿线对52个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42亿美元,同比增长11.7%,占同期投资总额的17.3%,较上年提升2.4个百分点。


机遇与风险并存


受访专家认为,中企在海外并购中充满机遇,同样风险也应该防范。


在机遇上,戚克栴认为:“首先,高科技与先进制造业依然是重中之重。在全球经济脱钩风险加剧的背景下,中国对自身未掌握先进技术以及未实现量产的高端先进制造业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而且在疫情背景下,全球经济进入危机模式,会出现大量资产出售、转让的情况,这是难得的并购机会。其次,如果资源型企业因油价大跌而价格大打折扣,也可以考虑。因为这种超低油价的情况,毕竟很难遇到。再者,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电商等龙头企业也有较好的投资价值。这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进入当地市场的快捷途径。”


白明也对记者指出:“中国企业可以并购符合我国产业发展方向的领域,例如先进制造业、能源环保、农业以及‘一带一路’等这些领域都存在一定的发展机遇。同时,建议选择高技术领域进行并购,即使不是一代技术,二代技术也可以缩短我国研发的时间进程。此外,趁着现在国际油价走低,油气资源相关领域也存在一定的并购机遇。即使短期来看不赚钱,但从中长期来看仍然存在赚钱的机会。”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祁欢表示:“亚洲的教育与房地产领域对我国企业尤其对民企,存在一定的投资机遇。同时,中企去亚洲进行高端制造业上的投资,既可以延伸我们的产业链,也利好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信息通信、医疗保健与生命科学、智能制造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等行业迎来发展机遇,预示着未来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高端制造和服务业仍将持续成为未来海外并购的主要聚焦领域。”安永一位分析师也对记者说。


在风险防范上,白明认为:“首先,企业并购前需防范该国的政治与法律风险,同时也需注意并购准入门槛的问题;其次,需防范企业成功并购后的经营风险问题。”


作为海外投资法律问题的专门研究者,祁欢比较关注大量企业“出海”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风险。祁欢对记者说:“由于欧盟理事会批准了《关于建立欧盟外国直接投资审查框架的条例》,因而中企去欧洲进行并购,需要了解当地的法律,更规范地去投资。同时,并购前期还需在调研上尽量做到周密,由此避免在投资中造成损失。”


戚克栴也指出:“欧洲发达国家,对中国企业的并购亦有较强的防范意识,监管显著加强。因此在疫情背景下进行收购,建议企业低调行事,依法合规,扎实务实,避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戚克栴还建议:“在全球疫情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建议暂缓对酒店、航空、交通、出行等受到严重影响的行业并购。”


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周昭媚也表示:“短期内,新冠肺炎疫情仍将持续延缓跨境投资活动,同时发达国家对外商投资实施的监管和审查也更趋严格,投资者将继续保持审慎;中长期疫情将重塑全球竞争格局,各行业加速优胜劣汰,科技对传统行业的颠覆效应逐渐显现,多行业估值面临修正,同时逆全球化态势进一步加剧,跨国企业对于市场多样性及供应链灵活性也将更加看重,未来中企跨境投资机遇与挑战将同时加大,但中企的国际化发展将是大势所趋。”


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