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热点聚焦 >> 专业解读

?《2018国际工程政治风险评价报告》发布:承包国际工程 须防政治风险

发布时间:2018-12-06

在“一带一路”倡议带动下,中国对外工程承包市场迎来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在投资机遇不断显现的同时,风险也如影随形,因此,中国企业和研究机构需要加强对东道国风险的研判。日前,由东南大学国际工程管理创新与实践团队发布的《2018国际工程政治风险评价报告》从6个维度评判各国的政治风险状况,不仅可以为企业提供一个直观的全球政治风险地图,而且可以从多维度反映各个国家潜在的政治风险事件。


增加政治风险考量


为企业拓展海外市场提供参考


“我们调研的中国承包商在海外的370个工程项目表明:有1/2的项目遭遇到政治风险,有1/3的项目处于中度政治风险状态,有1/4的项目所面临的政治风险较高。但政治风险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很多中国承包商的海外开拓风险管理计划,较少涉及到对于工程项目所面临政治风险的考量。而政治风险一旦发生,所造成的损失将是十分巨大的,而企业能够采取的措施也是十分有限的。”东南大学国际工程管理创新与实践团队负责人、东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邓小鹏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遗憾。


“目前,国际上的政治风险评估体系多侧重于反映东道国的营商环境,几乎没有涉及到母国与东道国之间的国家关系,而这点必须考虑进去。比如,在巴基斯坦,美国承包商所面临的政治风险就远高于中国承包商;以色列承包商在阿拉伯国家中承接工程所面临的政治风险比其他国家承包商要高得多。”邓小鹏如是说,国内现有的一些评价体系虽涉及东道国的对华关系,但是评级样本太少,该报告涉及到167个国家和地区。另外,目前所有的评估体系均是针对全行业而言的,而工程承包业具有鲜明的行业特色,在评估体系中也加入了建筑行业情况,比如行业市场容量、市场准入、行业成熟度等。


“随着国际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国际工程承包已不再单单是一个市场行为。特别是大型项目,广泛受到民众及政府的关注,容易成为东道国各方博弈的筹码。”据邓小鹏介绍,该报告的重点在于评价项目实施过程中面临的各方面的威胁。当然,威胁不等于风险,但可以反映潜在风险。


邓小鹏举例称,比如,委内瑞拉经济表现很差,通货膨胀率高,政府财政入不敷出,信用下降,具有较高的政府违约风险。吉尔吉斯斯坦政权更替频繁,政治稳定性较低,具有较高的法律政策变化的风险。“从实践来看,在前期阶段,评估报告的结果可以作为企业投资决策的依据,一方面根据东道国的国情选择合适的市场准入模式,另一方面高风险意味着高收益,在风险较高的国家可适当地提高投标报价,如果应对得当,则可以化险为夷,形成在高政治风险区域的独特竞争优势。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企业还可以实时监控东道国的关键政治风险指标,从而达到对政治风险预警的目的。”


“该报告全球篇对167个国家/地区的政治风险状况做了总体评价,为企业海外拓展战略规划的制定提供了参考,未来还会有区域篇和趋势篇。目前,我们正研究的借助大数据技术对东道国的国情、社情和舆情进行跟踪分析,并进行每月或每周的政治风险评估和预测,但对中国的国际工程企业所面临的政治风险进行精准预测任重而道远,还需各方通力合作。”邓小鹏称。


国际工程企业体量庞大


还须提升政治风险预测能力


近年来,随着全球反恐战争的开展、逆全球化动向、世界经济关系政治化、国际政治关系经济化等多重因素的交织作用,全球政治风险有加剧的迹象。许多海外工程承包项目具有政府背景或由国际援建,鲜明的政治色彩使其容易遭受一些与政府行为密切相关的政治或经济风险的冲击。此外,海外工程项目不可转移、前期投入资金较多,一旦遭遇风险致使项目中断,会给承包商带来巨大的固定资产和应收账款损失。


中国国际工程企业在应对政治风险时存在的困难,邓小鹏认为,中国的国际工程企业以大型国有企业为主,国有企业的背景易被泛政治化,使得中国的国际承包商面临更多的制度障碍和更为复杂的政治风险,即使在制度完善的美国也是如此,如美国私营铁路公司西部快线终止与中国铁路国际(美国)有限公司为建造美国高速客运铁路而组建合资公司,其背后不乏政治因素。


“中国企业对于所面临的政治风险预测及应对能力不够,企业更多地专注于商务运作,而不大关心东道国的政局走向。”邓小鹏举例称,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再次执政后,以“国家利益”为由接连叫停中方多个在建项目。其实在此前的大选中,马哈蒂尔曾多次声称如果再次执政将就一些项目与中方“重新谈判”。如能提前预测,中国的国际工程企业则可提前采取相应的策略以减少可能存在的损失。“我们调研的370个国际工程项目中也反映出有超过60%的承包商不能准确预见即将发生的政治风险,有超过半数的承包商所采取的风险措施未能取得预期效果。”


“当然,这也源于中国的国际工程企业缺乏应对政治风险专业的综合性人才。对于政治风险的管理实则涉及到政治、经济、合同、法律、保险等多个学科的知识,以及对于东道国的国情、社情的了解。”邓小鹏称,比如,我们在调研江苏南通多个工程承包企业时,这些企业均反映出对相应专业人才的渴求。


来源:中国贸易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