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热点聚焦 >> 专业解读

中企凭实力讲策略“走出去”合作共赢

发布时间:2019-04-23

?当前,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平稳健康发展,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对外投资结构趋于多元化,“一带一路”建设更是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带来了重大机遇。然而,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实践中仍面临着诸多挑战,遭遇了各种问题。4月14日,由全球化智库(CCG)、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联合国驻华代表处联合主办的第五届全球化论坛“中国企业‘走出去’圆桌会议”上,众多在国际市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企业家现身说法,为中国企业行稳致远“走出去”建言献策。

企业家圆桌

宋志平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

徐井宏

中关村龙门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亚杰商会会长

唐浩轩

富爱达国际董事长

王广发

北京法政集团董事长

魏力

北京恒昌利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闵浩

南京东屋电气有限公司董事长

米歇尔·约哈(Michael Yeoh)

Kingsley战略研究所所长及亚洲战略和领导研究中心原CEO

(排名不分先后)


不要为“走出去”而“走出去”

徐井宏:尽管世界政治、经济、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但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全球经济、科技的融合和一体化仍势不可挡,所有企业都面临全球竞争,因为所有的区域市场都是全球市场的一部分。然而,企业“走出去”有没有一定的必要性、什么时候“走出去”、怎么“走出去”,完全取决于每个企业自身的发展阶段及其自身能力。不要为“走出去”而“走出去”,而要为企业自身发展的真实需要而“走出去”。你“走出去”要做什么?是要提升研发能力还是要扩大市场?要扩大生产区域降低成本还是要通过投资、并购等来扩大产品线?这些都要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对怎么“走出去”在战略上一定要清晰,大量失败的并购案例和盲目的“走出去”导致亏损的案例比比皆是。所以,中国企业既要有“走出去”的国际化志向,更要保持头脑冷静。因此,企业在“走出去”的愿景下,需要不断培养自己的能力。与“国际化”相对应的另一个词叫“本土化”。到另一个国家投资也要对它的文化、法律、规则有清醒的认识。如果完全照搬中国的思维方式,只能是碰得头破血流。

王广发:当下企业“走出去”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多双边贸易合作中的博弈和挑战。面对新形势、新突破、新设置的隔离墙,企业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合规依法,而人才、科技是未来的保障。我们要投资转型的产业并对其进行升级优化,在投资地所在国取得当地的支持,要符合当地的法律政策。也就是说,要确立一个正确的方向,用正确的手段,设定正确的方案,采取财务手段、投资手段、合作交流手段,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宋志平:中国企业“走出去”,包括走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应量力而行。这些年来,中国建筑材料制造水平不断提高,并开始大规模“走出去”。如今,大型水泥装备中国企业占据了全球约65%的市场。我们开始海外建工厂,过去中国是世界的工厂,而现在世界是中国的工厂,我们不仅要做EPC(工程建设项目)“交钥匙”,还要把资金、技术、装备、管理都一起带出去。但水泥、玻璃等建筑材料投资都是重资产投资,企业要在整体布局上考虑自身的承受能力,如中国建材集团的海外投资就不仅限于投资建设项目等重资产,也投资了不少服务业。

米歇尔·约哈:中国的企业投资不应该太猛进,太激进,在投资的过程中应充分了解当地的文化和市场需求,同时要尊重国际规范。

学会与多方合作才能共赢

宋志平:在“走出去”过程中,我们要跟跨国公司合作,而不是“我来你走”。我们很多企业的工程建设项目都是面向全球采购,从欧洲、美国、日本公司那里采购不少的关键技术和关键装备,变这些竞争者为合作者,这是非常好的。同时,我们的企业还联合其他跨国公司开发第三方市场,比如中国建材在非洲与法国的施奈德,在东南亚与日本三菱联合起来共同开发市场,而不是吃独食。这样可以改善与跨国公司的关系,减少恶性竞争。企业一定要学会合作,尤其在国际市场上,不能光想着竞争,还要想着怎么合作。企业“走出去”还要学会与当地企业合作。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虽然很欢迎中资企业前去投资,但也担心中资公司挤占当地企业的机会。所以,我们应该给当地企业机会。例如中国建材在埃及投资的世界最大的水泥厂,有6条6000吨的生产线,我们把基础建设这一块整个交给了埃及当地的8家公司去做,他们也做得非常好。最多的时候雇用员工达1.2万人,其中中方人员只有2000人,当地的8家公司则有1万人。

国有企业“走出去”还要与中小企业和民企合作。中国建材集团在海外投资了不少项目,但这些投资和项目不全是集团去做的,中国建设集团只是投资公司、控股公司,项目的具体执行都是旗下的子公司。中国民营企业在海外合作非常之好,很多项目都是民营企业在做先头部队,提前做了很多工作。在“走出去”的时候,国企、民企是分不开的,是一个军团。“走出去”真的是个合作的过程,是互相融合、互相理解的过程,不要过于意识形态化。现在中国的国企是改革了的国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新型国企”,是市场化了的企业,只有集团实行独资经营,子公司都是混合所有,与民企合作融合了的国企。

因此,我们一定要高举合作的大旗,学会给大家多分一杯羹,共享共赢“走出去”,这样我们才能走深、走长、走远。

米歇尔·约哈:我呼吁中国公司紧密与当地公司合作,充分利用当地产品,不仅仅是把所有的货物和工人从中国运出去建设“一带一路”项目,还要更多地使用本地的资源和工人,技术的转让和对当地人员的培训也应该受到中国公司的重视,从而取得双赢的结果。

海外园区是一带一路的台柱子

唐浩轩:如果说“一带一路”是一个大舞台的话,那么海外园区就是台柱子,至关重要。台柱子做得不扎实或不理想,将会影响整个“一带一路”建设进程的推进。中国是一个产业链非常完整的国家,但“走出去”后,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产业链是不完整的,投资建厂容易,但原材料的配套却很难,这在无形中增加了很多成本。因此,企业“走出去”还要带动配套企业“走出去”,建立海外园区就是产业配套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不仅可以做到抱团取暖,还可以成为一个大本营。目前中国在海外建的园区已达110多个,但经营状态各异,有的经营得很好,有的则不理想,因此,园区建设也要提前规划和审计好。

米歇尔·约哈:中国投资在东南亚是非常受欢迎的。许多东南亚国家都是“一带一路”参与国,都受益于中国投资。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造福了东南亚国家,特别是在道路、港口以及铁路建设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方面。马来西亚还建立了一个专门给中国投资者用的工业园,当地港口与中国南部的港口也有了直接的联系。我们还看到中国企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其他方面合作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特别是在数字技术领域。中国在科技方面引领鳌头,比如说5G技术以及其他的高精尖科技,我们东盟国家并没有任何担忧,欢迎5G网络进驻。“一带一路”合作的同时也需要更加平衡和互利互惠,必须有有效的争端解决机制和措施。

民企国际化亟需助力

闵浩:中小企业“走出去”要提升自己的技术能力,加强专业建设,打造专业品牌。要深耕市场,做好品质,发挥技术优势,做行业的单项冠军。然而,目前中国的标准体系制定和监管没有与国际完全接轨,需要多方推动改变,因为只有标准与国际接轨,中国企业及其产品才能得到国际社会更广泛的认可。

魏力:过去“走出去”的主要是国企和央企,现在中小企业和民企也纷纷走出国门。但民企国际化遭遇了一些挑战,到今天为止,民企从银行得到信贷支持和服务都非常有限。针对民企未来在发展、改革和“走出去”中可能遇到的挑战,金融企业在自身国际化的过程中不仅要分享和牢记国际金融风险,同时也要帮助其他“走出去”企业更有效、更安全地实施国际化战略。金融行业“走出去”最重要的是金融科技创新、风险防范以及政策的支持。

徐井宏:我们的基金也愿意助“走出去”企业一臂之力。我们不仅自己投资,还要建立面向投资企业的赋能体系,包括帮助投资企业更好地与海外对接。(国际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