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热点聚焦 >> 专业解读

普华永道2020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白皮书——迎难而上,未来可期

发布时间:2020-06-11

前言


《普华永道2020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白皮书》于2020年5月22日在普华永道中国官网重磅发布。2020年是“一带一路”倡议影响力和号召力进一步增强的一年,同时也是“一带一路”建设从“大写意”转向“工笔画”的一年。中国企业将通过遵循市场原则和国际通行规则,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开展互惠互利合作,持续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共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同时,也面临着日益复杂的境外投资环境及风险形势。近年来出现多例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风险事件,凸显境外投资风险管理工作的必要性。


有鉴于此,普华永道组织了境外投资的相关专家力量编制《普华永道2020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白皮书》,从企业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组织、管理体系、管理程序四大角度分析企业面临的挑战及可能采取的措施,旨在帮助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发现潜在问题,充分把握机遇,作出科学决策。本报告从风险、组织、体系和程序四大维度来分析这次调研的主要发现,具体包括:


(一)境外投资风险发现与建议


调研结果显示,企业高度关注区别于境内投资风险的境外投资特殊风险,包括政治、外汇、资产保值增值和合规风险:


政治风险是最受企业关注的风险:调研企业中的75%均表示在境外投资过程中面临该风险。企业应该通过选好投向,风险转移,与利益相关方形成命运共同体等方式降低风险,同时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维护好企业在当地民众心中的形象来应对该风险;


外汇风险:66%的调研企业表示曾面临该风险,其表现为投资所在国(地区)外汇管制及汇率不利变动。因此在设计投资及融资方案时,要考虑好收益回收路径及风险,通过自然对冲、风险转移、合理安排货币兑换时机降低外汇风险;


资产保值增值风险:60%的调研企业表示曾面临该风险,其表现为由于地域限制,企业往往很难全面及时地了解和掌握境外资产的整体情况(收益、权属、消耗、保管和处置等),建议通过依托专业力量加强保障资产权属管理、安全管理和核销管理,推动资产保值增值;


合规风险:60%的调研企业表示曾面临该风险,其表现为在境外合规风险、境内监管压力、自身管理不足等多重因素作用下,许多企业迫切需要规范境外投资经营行为。企业首先需要弄清楚“合哪些规”,通过完善内部合规管理体系,抓住重点加强合规管理,过程中将专业法律力量纳入全流程管理。


(二)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组织发现与建议


调研结果显示,企业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组织在纵向管理层级及横向管理单位上均覆盖广阔,已基本达到“纵向贯穿各层级、横向联动各部门”的效果。

从纵向管理层级来看,董事会及下设委员会、管理层参与企业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的比例较高,体现企业顶层对相关工作的重视,反映领导与统筹在境外投资风险管理中的重要性,但以下发现值得关注:


有66%的调研企业表示境外投资风险管理参与组织未包含监事会,可能导致风险管理工作的落实情况效果难以得到充分监督;


仅有40%的调研国有企业表示境外投资风险管理参与组织包含党委或党组,可能导致党组织在相关工作中的“定向把关”作用没有充分发挥。

从横向管理部门来看,企业内部已形成部门协同管理模式,参与的职能部门主要包括财务管理部门、风险与审计管理部门、投资管理部门与法务管理部门,但“一起管”模式可能削弱部门及人员的动力。以下发现值得关注:


产权管理部门与纪检监察部门对境外投资风险管理工作的参与程度较低,选择率分别为22%及25%;


有57%的调研企业认为内部部门职责有待厘清,管理边界存在交叉或脱节;


有52%的调研企业表示由于未明确各项境外投资风险的控制责任部门,仅由公司整体负责控制会存在控制责任划分不明确的风险。

在境外投资人员配置和投入不足、整体人员素质有待提升的背景下,企业应该建立“权责清晰、全员参与”的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组织体系,遵循“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原则进一步细化权责,具备条件的企业可设置境外投资风险管理专职岗位。


(三)企业层面风险管理发现与建议


境外投资的企业在建立境外投资风险管理体系、明确“怎么管”是企业开展境外投资风险管理工作的前提与基础。然而许多企业沿用境内投资的风险管理体系,导致对境外特殊风险管控力度不足,体现“新一套”、“定制化”体系的必要性,特别是要加强战略规划、管理制度、管理机制和合作伙伴的管理。调研反馈的问题主要有:


战略先行效益有待发挥:参与调研国企中存在战略规划可落地性不足、战略执行跟踪机制缺失、战略先行效益未能充分发挥的问题,这个比例较民营企业高出25%。因此,企业应该通过强化战略应用,定期进行战略“回头看”,对未达到战略目的的项目进行复盘,以总结未实现战略落地的原因;


制度建设亟待重视:境外经营单位的制度建设工作非常重要,但仍然有16%的调研企业表示存在境外经营单位制度建设滞后的问题,有19%的企业表示存在境外经营单位套用总部管理制度的情况,导致管理“缺位”、“过度”或“无据可依”等问题。普华永道建议企业应通过总部示范,建立健全总部境外投资管理、风险管理、监督管理的相关制度,在明确且适当的授权体系下,不断加强境外企业的制度建设工作;


缺乏完善的风险动态评估工作机制:仅有39%的企业表示会委托专业中介机构开展专项风险评估并形成专项报告,而且仅54%的调研企业每年进行风险跟踪。普华永道建议企业应该规范化流程,适时引入专业机构对风险影响实时监控。最后通过合理分配管理资源和信息化技术的应用,对境外投资项目的风险水平进行动态监控,对高风险项目分配更多风险管理资源,如增加审计、现场检查频率,增派专职人员等;


未能充分打造高质量“朋友圈”:有63%的调研企业表示境外投资项目来源均为自我拓展。“单打独斗”的原因一方面因为企业缺乏建立及维护国际合作伙伴关系的意识,另一方面是因为企业与“一锤子买卖”的合作伙伴之间缺乏长远利益趋同,导致合作伙伴的价值难以充分实现长远发挥。普华永道建议企业在境外拓展过程中,在对象选择、关系建立与维护方面多下功夫,逐步与合作伙伴建立深厚的全球合作关系。


(四)项目层面风险管理发现与建议


《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等多项国家及地方监督管理制度明确了投资事前、事中、事后的管理要求,强调了全生命周期管理的重要性,具体包括如下三个环节:


事前调查与评审:“全面深度的调查+合理明确的实施方案+民主科学的评审决议”是在事前阶段降低境外投资项目风险的重要举措。然而,调研结果显示企业在事前调查与评审阶段存在以下三个问题:调查的深度及广度有待提升(83%)、方案的设计有待改善(69%)、投资决策评审存在不足(45%)。


事中实时跟踪:事中实时跟踪可以确保方案计划落地、风险及时预警的重要举措,但仅有约60%的调研企业表示会每年对合同履约、投资进度及项目风险情况进行跟踪,而表示会定期进行退出情形评估的只有22%。


事后全面评价:企业对境外经营单位常用的监督方式主要包括财务报表审计(60%)、定期获取财务及经营数据(54%)等,对过程审计(37%)、经济责任审计(37%)、连接信息系统(32%)、设置专职监督人员(18%)等监督方式应用率相对较低,可能造成企业较难及时、全面、有效地发现境外项目经营过程中的重大风险。

企业应该转变境外投资“管理脱节”、“各管各的”孤立式管理程序,建立覆盖投资管理全流程的闭环式管理程序,每一环节的风险管理内容与管理结果应作为其他环节管理活动的必要依据。


结语


尽管面临复杂多样的境外投资风险,普华永道相信“走出去”中国企业可以采取积极行动并完善内部管理。欲了解更多详情,请阅读《普华永道2020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白皮书》及登录普华永道“一带一路”全景平台。相信普华永道的研究成果及建议将为“走出去”中国企业提供有益的参考借鉴及帮助。


点击查看更详细报告


来源:普华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