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国别指南 >> 国别研究

新加坡经济与法律动态

发布时间:2019-08-13

  4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


  2019年8月7日,中国、美国、韩国、印度、新加坡、哈萨克斯坦、伊朗、马来西亚、以色列等在内的46个国家和地区作为首批签约方签署了《新加坡调解公约》。《新加坡调解公约》是由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历时四年研究拟订的,并经联合国大会会议于2018年12月审议通过,公约旨在解决国际商事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的跨境执行问题。《新加坡调解公约》旨在于未来在签约国中更好地保证调解企业间所达成的商业和解国际协议的法律可执行性,免除企业请求法院承认国际和解协议的额外程序。


  目前,在法院诉讼程序或仲裁以外达成调解后,和解的当事方通常只能以合约方式执行和解。这通常需要取得法院的违约判决,其次要在选择的司法管辖区执行判决,由此可能涉及冗长的和成本较高的法律程序。而新加坡公约将允许执行和解协议的一方直接诉诸寻求强制执行的缔约国一方的法院,不用首先取得法院的违约判决,该法院届时必须根据该缔约国的程序规则以及新加坡公约中规定的条件执行和解协议。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新加坡调解公约》是国际争议解决执行框架“缺失的第三块”。在此之前,商业纠纷中争议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无法跨境执行,跨境纠纷只能在《纽约公约》(即《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框架下进行仲裁,或走诉讼道路。而新公约将和《纽约公约》以及《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一起构成国际争议解决执行框架,其灵活度、便利性和低成本将使企业获益良多。


  新加坡经济放缓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上周四晚上表示,新加坡将迎来即将到来的经济放缓。他表示,尽管经济增长放缓、全球需求和贸易疲软、以及全球电子产品处于下行周期,但是其他经济部门表现良好。李先生表示,“如果有必要刺激经济,我们就会这样做。”更为根本的是,世界正面临着一个更加困难的时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经济的不确定性、大国之间摩擦带来的战略风险,以及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等生存威胁。他警告说,这些将扰乱供应链,改变贸易模式并转变投资流动。“我们必须为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做好准备。”


  但是,李先生也指出,新加坡在改造其行业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从服务先进的喷气涡轮机到医疗研究和金融科技服务。港口和机场都在扩大,综合度假村正在增强,技术和创业场景蓬勃发展,企业新加坡等政府机构正在支持企业家和企业成长和出国。在Skills Future的帮助下,新加坡在重新培训和升级其劳动力方面也取得了良好进展。李先生表示:“所有这些结构性措施不仅能解决我们的长期挑战,还能帮助我们度过更加紧迫的经济衰退。”他说,政府将使学前教育和高等教育“更加实惠,尤其是对于中低收入家庭而言”,并指出让公民发挥潜能是一项共同努力。


  对于希望延长工作时间的老年新加坡人,将提高退休和再就业年龄。


  最后,新加坡必须继续更新这座城市,李先生表示樟宜机场珠宝、樟宜5号航站楼,大士湖广场、裕廊湖区、巴耶利巴空军基地的重建以及大南部海滨等项目将为未来几十年的新加坡人创造新的机会。


  有关卢森堡-新加坡税收协定的多边协议文件


  新加坡财政部通过了一项体现多边协议文件将如何修改该协定的命令,有关卢森堡-新加坡税收协定(“协定”)的多边协议文件于2019年8月1日生效。多边协议文件将从2020年1月或2月起广泛地修改协定的适用范围,新加坡还计划将基于多边协议文件的变更直接纳入条约中。


  多边协议文件的条款将对协定产生以下影响:


  01


  将使用主要目的测试方法。主要目的测试规则规定,如果某一安排或交易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获得协定的利益,则可以拒绝赋予税收协定的利益,除非给予这些利益符合协定的目标和宗旨。主要目的测试是一种主观测试,且将使其在未来越来越具有相关性,以证明安排或交易的商业目的,并确保有足够的基础来实现这些目的。主要目的测试适用于所有形式的收入以及协定所涵盖的所有税收。根据纳税人的要求,卢森堡和新加坡将能够根据主要目的测试给予酌情减免,从而使其能够获得条约利益。


  02


  关于强制性约束性仲裁的新条款,附件A第25A-25G条,为根据协定第25条规定的共同协议程序在两年内未解决的争端引入了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适用仲裁的标准类型——“棒球仲裁”。“棒球仲裁”是一种新型的仲裁方式,目的在于快速解决双方的争议,但与常规的仲裁不一致的地方在于仲裁员没有了自由裁量权,只能从争议双方各提交的解决方案中选择一个方案做为最终裁决,不得做任何修改,选择该仲裁方式的合理性在于:当事人才真正理解争议的焦点。“棒球仲裁”的基本做法就是争议双方各选任一名专家,当事人专家选任第三名中立专家,也就是仲裁员。双方各向仲裁员提交一份裁决方案,庭审后仲裁员从各方的裁决方案中选择一份裁决方案作为最终的裁决,但不得对选择的裁决方案做修改。如果任何一个国家的法院或行政法庭已经或正在就该问题做出决定,则不允许或将终止仲裁程序。


  来源


  新华网


  ?https://www.businesstimes.com.sg/government-economy/singapore-will-take-economic-slowdown-in-its-stride-pm-lee


  ?https://sso.agc.gov.sg/SL/ITA1947-S507-2019/Uncommenced/20190730?DocDate=20190724&ValidDt=20190801


  资料来源:美国奥睿律师事务所、走出去服务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