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国别指南 >> 国别研究

多国央行接连降息 东盟国家货币政策趋向宽松

发布时间:2019-08-21

  东盟成员多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印尼、泰国、菲律宾等东盟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纷纷转向,既是因为经济增速普遍“不够给力”,需要通过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也是对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尤其是国际贸易失序等现实困难的反映。


  近日,印尼、泰国、菲律宾先后宣布降息,就连8月16日刚公布二季度经济增速好于一季度的马来西亚也表示“不排除年底前降息可能”,东盟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开始不同程度趋向宽松。


  8月8日,菲律宾央行如市场预期下调隔夜逆回购利率25个基点至4.25%,隔夜存款利率和隔夜借款利率随之分别降至3.75%和4.75%。这是菲律宾央行自今年5月份以来第二次下调基准利率,货币政策取向较去年累计上调175个基点的从紧态度发生了重大逆转。在菲律宾央行降息前一天,泰国央行下调了其政策利率25个基点至1.5%。再早些时候,印尼央行先于美联储降息,于7月18日下调其七天反向回购利率25个基点至5.75%,存款利率和借款利率随之分别降至5%和6.5%。


  东盟成员之所以纷纷降息,一是因为近来经济增速普遍“不够给力”,需要通过“放水”来刺激经济加快复苏;二是因为通货膨胀水平大多处于低位,适度“放水”具备一定政策空间。菲律宾央行就明确表示,再次降息主要是因为美联储货币政策显现“鸽派”取向,菲律宾经济增速放缓导致通货膨胀水平持续下行。菲律宾7月份通货膨胀率降至2.4%,远低于菲律宾央行3%的目标水平。菲律宾央行预计这种因经济增速放缓导致的低通胀状态将持续到2021年,“这或将与全球经济增速下滑态势产生共振,妨碍经济复苏,货币政策走向应随之调整”,该行负责人说。


  泰国央行发布声明称,下调基准利率主要是为对冲外部经济风险,通货膨胀水平下降则为之提供了条件。由于结构性改革取得进展,泰国生产成本近来有所下降,同时非农居民就业、收入均有所增加,7月份通货膨胀率仅为1%,泰国央行预计通货膨胀水平仍将呈下降态势,市场预期今明两年通胀率分别不超过1.1%和1.4%。声明说:“尽管内需旺盛,但能源价格6月份和7月份均处于低位,核心通胀率预计仍将保持温和水平。”


  此外,对中美贸易摩擦引发国际贸易和外汇市场溢出效应的担忧,也成为泰国降息的一个重要因素。泰国主要担心出口导向型制造业部门就业规模扩大恐因此受阻。同时,担心泰铢币值相对升高会否使旅游业受到冲击。据了解,仅8月份,泰铢对美元年化汇率就升值了5%左右。


  印尼央行则判断,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尤其是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加剧,有必要为市场注入额外流动性以刺激经济增长。印尼通货膨胀率近几个月来一直稳定在2.5%至4.5%目标区间,市场预期今明两年通胀率分别不超过3.2%和3.6%,这为印尼央行使用利率工具提供了便利。印尼央行行长派里表示,印尼从去年5月份至11月份基准利率总计上调175个基点,此次降息标志着这一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就此结束。他说:“央行判断还有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不过,印尼央行对本币升值的理解与泰国有很大不同。派里认为,“美元对印尼盾汇率7月中旬已降至1∶14000,低通胀再加上本币走强,为先于美联储一步降息提供了政策空间”。


  至于下一步货币政策走向,上述东盟成员均表现出不同程度“鸽派”取向。菲律宾央行发表声明称,菲律宾需要进一步刺激内需以应对外部经济风险尤其是国际贸易不确定性,下半年政府公共支出和家庭消费支出均有望反弹,同时温和的通货膨胀展望也为继续降息以应对外部经济风险提供政策空间。菲律宾经济学家马帕预计,9月底前菲律宾央行至少再下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这将刺激经济增速于年底前冲上6%关头”。


  泰国央行表示,将在充分考虑经济增长、通胀水平、金融稳定和内外风险的基础上,继续着力解决影响市场竞争力提高的结构性问题。泰国经济学家普拉卡沙表示,“央行降息并未一步到位,货币政策宽松循环已然启动”。印尼央行则表态说,已为融通型货币政策留足空间,暗示将进一步下调基准利率。市场预计,七天反向回购利率年底前下调幅度可能达到50个基点。


  当下,东盟成员多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印尼等东盟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纷纷转向,是对全球经济增长尤其国际贸易失序等现实困难的深刻反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份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已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分别下调至3.2%和3.5%,较其4月份预期各下降0.1%。这次下调主要是因为贸易紧张局势再度升级,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加。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今明两年经济增速也分别下调0.3%和0.1%,降至4.1%和4.7%。(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