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国别指南 >> 国别研究

日本抬高外商投资门槛

发布时间:2020-05-15

旨在防止技术流向海外,5月8日,日本修改后的《外汇法》正式实行,法案对外国投资者向日本国内上市企业出资加强限制,涉及了武器及核能、网络安全、可转为军用的通用产品等12个领域的518家企业。新修正案规定向日本政府事先申请标准的出资比率从“10%以上”下调至“1%以上”,变得更加严格。这是日本政府自1980年来首次对外资限制进行的全面调整。


日本财务省把3800家上市企业归为三类:不需要事先申请的企业、可以免除事先申请的企业、必须事先申请的企业。这些必须事先申请的企业包括丰田、三菱重工业、日立制作所、索尼、软银集团、雅玛多控股等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快速发展,此次日本政府对尖端医疗领域的出资也进行了严格限制,意在保障竞争激烈的医药品和医疗仪器相关企业的稳定。这些尖端医疗领域具体为处理原材料、药品、疫苗、血清和制剂的公司,制造几乎没有替代仪器的医疗设备公司,包括呼吸器、心肺设备、人工肾脏制造商等。


据悉,今年7月中旬尖端医疗领域将作为第13个领域被纳入日本出资加强限制的对象,意味着与新冠肺炎疫情有直接相关的企业进入投融资、兼并购的话,必须经过日本相关政府的审核。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药物研发方面,日本的富士胶片控股旗下制药公司推进开发的新冠治疗候选药物、抗流感药“法匹拉韦”引人关注,在安倍晋三首相支持该药物成为新冠肺炎治疗方法后宣布增加产量。今年4月日本化学巨头电化株式会社 (Denka)宣布,公司5月将会重启新冠治疗药物法匹拉韦关键原料在日本的生产。


从新修正案于去年11月获日本国会通过后就一直有业界抱怨,修改申报门槛会使投资手续繁琐,并且加强外资管制也会造成对日投资的减少。


其实日本新外汇法案的实行表明日本在紧随美欧的步伐收紧外商投资。2018年8月美国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美国的审查制度使得2018年中国对美投资降至6年低位,断崖式下降83%。意大利、德国也都调整外资投资限制。而日本在新外汇法实行前就已经开始调整收紧外资投资。2019年5月,日本财务省和经济产业省等宣布,针对外商投资将以信息科技(IT)和通信为重点,新增20个限制行业,包括集成电路、半导体制造、手机、软件开发、电脑、互联网服务业等20个新增领域,该调整于2019年8月1日起执行。


日本新外汇法案将使中国企业在特定领域对日本的投资更加困难。其实这几年中国对日本投资增速非常快。2017年中国对日本直接投资达1079亿日元,首次突破1000亿日元。据日本企业并购咨询公司乐国富的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企业参与收购和投资日本企业的数量为59家,与2017年相比增长22%,达到5年来最高值,并且中国的投资主要也都集中在高新技术行业。


有日本媒体指出,日本政府如此“对待”外商投资,会使一些外国投资者对于日本政府的限制措施产生警惕心理,或导致必要的投资远离日本。而这种对外资审核的调整,其实是不利于经济全球化的,对投资和进出口贸易也会产生不利影响,市场主导的经济发展也会受阻。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未来经济增长潜力会进一步释放,而在此类对外商投资思路的调整措施之下,东亚经济体之间资本流动恐难免受到负面影响,区域经济协同发展之路或添阻滞,对日本经济“翻盘”的寄望怕是多少也要打些折扣。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