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国别指南 >> 国别研究

叙利亚战后重建投资机遇和风险

发布时间:2021-10-13

  一、叙利亚近期(2025年前)能实现国土全面收复和持久和平吗?


  大国博弈不利于叙利亚的统一与持久和平,因此总的来看可能性比较低,短期内没有大规模战争,但是在大国支持下的地方武装割据的态势将会长期持续,持久和平期望尚早。


  二、美国在叙的战略利益、图谋、影响力是什么?


  一些智库认为,美国在叙利亚的利益以政治利益为主,俄罗斯、伊朗在叙取得了初步胜利。美国当前在叙利亚的战略利益以政治和意识形态宣传为主,其根本目的在于以所谓西方普世价值观解决叙利亚危机,并树立美式民主标杆。


  三、美俄在叙利亚的分歧是什么?


  (一)美俄在联合国关于叙利亚问题战略框架草案上存在严重的分歧。俄罗斯希望通过修改该草案扩大对叙利亚局势的干预,加强对叙政府的支持。叙利亚并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而美国和欧盟则希望通过修改该草案,限制俄罗斯、伊朗对叙利亚局势的干预,同时限制人道主义援助物资流入叙政府并用于对反对派控制区的军事打击行动。


  (二)美俄在开辟叙利亚与周边国家过境点的分歧。美西方国家一直要求重开其他过境点,但遭到了俄罗斯的反对。因为过境点的重开与否意味着叙反对派武装能否获得直接的境外军事支持。2021年7月9日联合国安理会再次召开叙利亚危机相关会议,并通过第2585(2021)号决议,将北部叙土边境的巴布哈瓦过境点延长6个月,并期望随后再延长6个月,到2022年7月10日。


  四、美国在叙还有哪些战略选择和图谋?


  (一)在叙战略收缩,减少对叙局势的关切和投入。包括关闭所有过境点,美军全部撤出,允许叙政府控制东北部油气资源,伊德利卜将保持封闭隔绝状态,叙政府承诺保证叙库武装的利益。


  (二)在叙维持现状,以联合国主导的政治谈判为主。美国将维持当前单一过境点现状,并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内容,集中在人道主义援助渠道、全面停火、释放政治犯、不强制难民遣返、起草新宪法、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选举等方面展开工作。


  (三)继续增加在叙战略投入,遏制叙政府及其盟友,并充分利用美国在地区盟友,实现美国在叙利益最大化。包括重开更多的过境点,继续对俄罗斯、伊朗及叙政府施压,支持反对派武装割据,支持以色列空袭在叙伊朗军事基地,制裁叙政府高层官员,鼓励周边阿拉伯国家孤立叙利亚等。此选择要求美国在中东及叙利亚周边地区盟友予以高度配合,而美国则为争取盟友配合不得不支付相应成本。


  但是,近期美军在阿富汗的快速撤离给美国在其盟友心中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信任危机,尤其是对依赖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来说。有叙政府官员在阿富汗塔利班接管喀布尔以后在媒体上暗示叙库武装可能就是下一个“阿富汗政府”。未来叙库武装与叙政府之间的关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还需进一步观察。


  五、俄罗斯、伊朗在叙长远经营的战略目标、策略、影响力是什么?


  一些媒体分析,俄罗斯在叙利亚主要战略目标在于以叙利亚为支点扩展其在中东的势力范围。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缺乏盟友,缺乏战略支点,叙利亚是整个中东地区除伊朗外唯一与俄罗斯关系较为友好的国家,也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唯一拥有军事基地的国家。


  俄罗斯对叙利亚的策略和影响。包括军事上提供支持,在国际舆论及联合国层面提供声援,主导并推动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谈判;经济上参与叙利亚重要领域的战后重建工作,目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港口开发、矿产资源开采等领域,拥有比较大的影响力。例如在2013年至2020年期间赢得五份石油开采合同,2019年春季,叙利亚政府宣布将塔尔图斯港租赁给俄罗斯。2018年与俄罗斯签订磷酸盐开采合同,允许其在50年内分享磷酸盐开采收入的70%。


  伊朗在叙利亚的主要战略目标在于打通一条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的陆路交通通道,这样就能够从伊朗境内出发,不经过敌对国家,直接通达地中海地区。


  伊朗对叙利亚的策略和影响。包括利用其在地缘、文化等领域与叙利亚接近度较高的优势,从军事、经济、政治、社会、宗教文化等各领域对叙利亚进行影响。军事上,伊朗自叙利亚危机以来一直为叙政府提供军事援助,包括派出什叶派民兵支持叙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及恐怖组织作战等。经济上,伊朗一直以来是叙利亚的重要贸易伙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伊朗为叙利亚提供信用贷款;主导叙利亚电子和医药市场。宗教文化及社会上,在叙东部地区重建学校并教授波斯语;在叙利亚东部以及大马士革郊区赛义达•扎伊纳布地区(该地为穆斯林什叶派圣地之一),购买了地产用于建设住宅和企业。近年来随着俄罗斯对叙利亚局势的介入,伊朗在叙利亚经济的重要性有所降低,但仍然是对叙利亚经济影响力不可小视的一环。


  六、叙利亚政治经济现状如何?


  2021年以来,叙利亚在俄罗斯、伊朗等友好国家支持下,在军事上节节胜利,收复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土。5月阿萨德总统参加大选并成功连任,政治上赢得主动。但由于美国《凯撒法案》的颁布,欧美加重单边制裁,叙利亚面临着经济萎缩、通胀失业严重、贸易逆差扩大的压力。


  2020年,叙利亚GDP估算为230亿美元,较2019年的270亿美元下降约15%;叙政府公布的财政预算为44亿美元,较2019年的78亿美元大幅下降44%;人均GDP为870美元,较2015年的2900美元大幅下降,市场能源食品价格成倍上涨;国际媒体报道叙利亚目前通胀率83%,货币贬值一年内超过50%,失业率为78%。2020年,叙利亚对外贸易总额为55.23亿美元,其中出口5.23亿美元,进口50亿美元,主要用于石油和粮食进口,逆差严重,外汇储备接近于零。


  当前叙利亚面临严重的石油、电力和粮食短缺,2020年叙利亚石油日均缺口7万桶,大部分依赖进口补充;电力缺口达到50%以上;粮食缺口162万吨,2020年进口粮食花费约4亿美元外汇。


  七、叙政府重建政策及进展如何?


  根据叙利亚官方网站报道,为了确保2021年5月总统大选成功,叙利亚政府自去年起即推出了一系列调整改革措施,着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主要包括:


  加大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近期叙政府高层频繁与俄罗斯、伊朗、伊拉克、黎巴嫩、阿联酋、约旦、阿曼等国部长级代表团组互访互动,就加强能源、交通、电力、农业、工业园区等探讨合作。


  政府投资住房保障项目。2021年1月31日,叙政府颁布2021年第1号法律,规定每年向住房建设领域提供50亿叙镑贷款,用于建设保障性住房。


  保障企业需求,鼓励本土工业发展。2021年2月20日,叙政府颁布2021年第8号法律,批准成立小额信贷银行,鼓励本国公民创业,并为资金周转困难的本土企业提供低息优惠贷款,促进本土工业发展。由于多年战乱,叙利亚境内大量技术工人流失,叙政府出台政策鼓励呼吁境外叙利亚难民回国参与战后重建。


  鼓励出口,限制外汇流出,稳定叙镑汇率。叙政府将于2021年10月举办叙利亚重建展览会、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等多场展会,鼓励本土企业出口创汇。同时出台有关规定,严格控制黑市外汇兑换,限制手机、汽车等产品和零配件进口,减少外汇支出。


  规范国内市场,打击投机倒把,保障基本生活物资供应。4月12日,叙政府颁布了《消费者保护法》,制定市场行为法规,对定价、产品质量严格监管,同时对垄断和囤积居奇行为实行更严厉的处罚。


  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境内外资金参与战后重建。叙总统5月19日颁布2021年第18号法令——新《投资法》,在提高投资便利化、加大政策优惠力度及保障投资权益等方面采取了新的鼓励举措。


  由于长期战乱,基础设施遭受严重损坏,特别是2020年美西方加大对叙经济制裁,造成能源粮食短缺,物价大幅上涨,本币大幅贬值。叙政府上述政策措施一定程度上取得了稳定经济社会效应,但长远尚难以预测。


  八、我企业参与叙重建的风险及应对措施是什么?


  由于美俄土伊等大国在叙利亚博弈持续,全面持久和平尚无法实现,伊德利卜、阿勒颇、德拉等地频繁发生军事冲突和恐怖爆炸袭击等,人员安全无法保障;同时,欧美保持对叙单边经济制裁导致外国企业面临融资保险难,资金汇路不通,当地币大幅贬值,航运困难及被列入黑名单等风险。中国企业单方大规模参与重建尚面临许多现实困难。尽管面临诸多困难,但中叙两国长期友好,双方在多双边领域相互理解,坚定支持,彼此已成为国际合作与发展的重要依托和可靠资源,叙利亚重建蕴含着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潜力,为积极稳妥推进中国企业参与投资叙利亚重建,建议:


  (一)充分发挥中叙民间传统友谊和政府间友好关系,以中小型项目为试点,重点关注叙方在重建工作中需求较为迫切的领域。要鼓励中小民营企业从贸易供货、技术维修安装、项目运营管理等“小而快、用人少、安全风险低”的项目做起,重点关注民生、传统及新能源、建筑等叙重建需求迫切的领域。


  (二)做好调研准备工作,灵活运用资金周转渠道,规避制裁风险。由于欧美制裁导致叙利亚资金汇路不通,给我企业在当地经营造成很大不便。建议企业在来叙投资经营前应做好相关调研工作,灵活运用资金周转渠道规避美西方制裁。2021年是叙利亚大选年,为刺激经济、改善民生,叙政府推出了多项刺激经济、保障民生、吸引外资政策,但考虑到叙政府在行政管理方式上与国内有诸多不同,我企业可针对此类政策展开调研,审慎开展在叙大型投资合作项目。


  (三)研究借助三方或四方经贸合作,充分发挥我在汽车家电组装、新能源设备供应、建材及快速住宅建设、食品生产供应等方面的比较优势,激活已有项目意向,实现优势互补,打破单边制裁封锁,有效推进叙战后重建和“一带一路”建设对接发展。


  来源:驻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