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国别指南 >> 国别研究

新西兰燃煤发电时代即将终结,进入其新能源市场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7-09-04

新西兰拥有丰富的能源,且结构多样,各类能源占比约为石油33%,天然气28%,地热15%,水力12%,煤7%,其他可再生能源(风能、沼气、工业废物和木材等)5%。近年来,新西兰日益重视新能源开发利用,并提出了明确的新能源发展目标,有力促进了新能源市场不断增长。


(一)发展现状:能源市场向新能源转变


近年来,新西兰已经对太阳能、风能、地热能以及生物能等新能源领域的开发利用取得了一定成绩。2015年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中,共有5个新西兰企业上榜。


在太阳能领域,新西兰年日照量约2000小时,太阳能光伏发电优势明显。据新西兰电力网络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5年4月,新西兰太阳能安装率在过去18个月中增长了220%。新西兰可持续电力协会估计,新西兰目前太阳能装机容量已达2.2万千瓦。新西兰海岸线灯塔、农田数千米长电篱笆和全国范围内自然保护区都在使用太阳能电池板提供电力。此外,新西兰能效和节能管理局还出台太阳能+热水计划,涉及家庭、商业、公共建筑与设施等,旨在提高利用太阳能热水系统的效率。


在风能领域,新西兰在建和已运行的风电场共有16个,装机总容量为607兆瓦,有8个大型风场,主要集中在北岛南部地区。风力发电量约占新西兰电力供应的4%,是新西兰电力的重要来源。目前,新西兰最大的风电公司由Trust Power公司经营,向新西兰1/8的居民提供绿色电力。新西兰风能协会预计,到2030年,新西兰风力发电量将达到年总发电量的20%。


在地热领域,新西兰是世界上地热资源利用占能源生产总量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地热能发电量约占电力供应总量的10%,是新西兰多样化电力供应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新西兰80%的地热资源集中在Waikato地区和北岛的Rotorura地区。到21世纪初,新西兰已建立7个地热能站,5个在Waikato地区,其中最大的Wairakei地热能站建于1950年,年生产能力140兆瓦。除发电外,新西兰地热能也已用于其他方面。在工业加工方面,新西兰纸浆加工厂是世界上两家最大地热应用工厂之一;在热水产养殖方面,新西兰罗托鲁瓦彩虹泉公园是世界最大的养鳟场;在旅游方面,新西兰温泉旅游业非常发达,对国民收入贡献较大。尽管如此,新西兰地热能利用率仍然较低,全国只有15%的地热潜能得到开发,进一步开发利用的空间很大。


近年来,新西兰正在致力于在新能源领域领跑全球。2015年,新西兰能源与资源部发表声明,将于2018年12月前关闭最后两座燃煤电站,标志着新西兰燃煤发电时代终结。除了电力方面,新西兰汽车业仍主要以汽油和柴油为动力来源。但市场已经开始关注新能源汽车,如IndraNet科技公司开始进口以压缩空气为动力的新能源汽车。此外,新西兰还积极开发利用生物质能,以改善能源结构。


(二)政策导向:激励和支持产业发展


新西兰对开发利用新能源进行了战略布局,并建立了一套强有力的实施机制。


首先,确立清晰的发展目标。新西兰在新能源发电方面的目标是,到2025年,新西兰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占总发电量的90%。同时,新西兰还根据国家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双重目标制定了能效战略,目标是每年提高1.3%的能源利用效率,并将这一目标具体分配给运输、家庭、商业和生产四个关键领域。能效战略还包括发展以可再生能源为动力的新能源技术和高能效设备,提高生活舒适度,保证价格合理和环境清洁。


其次,出台新能源扶植与激励政策,包括制订新能源产品相关标准,建立相关产品和工程质量检测体系,制订地热、太阳能等新能源详细规划,出台风能政策和“排放交易计划”,制定新能源技术减免税政策等。此外,在对待外资态度上,新西兰一直奉行宽松的准入政策。除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勘探、开采之外,其他能源都对外资开放,内外资享受同等待遇。


再次,积极提供资金支持。一方面为技术研发、项目建设提供补贴,另一方面采取产品补贴和用户补助方式扩大新能源市场,引导社会资金投向新能源。设立新能源产品研发基金和工程示范基金,逐步提高产品和工程的可靠性及应用范围,并在已有财政补贴的基础上,加大对偏远地区、特定新能源产业的财政补贴。建立财政资金优先购买自主创新新能源产品制度,对新能源产品给予支持。这些资金支持政策极大刺激了新能源市场发展。


此外,新西兰还成立了风电协会、太阳能协会、可再生能源委员会、可再生能源理事会、生物质协会等各种社会组织,建立定期检查与评估制度,加快新能源研发、利用和综合协调,共同监督和管理新能源市场。


在国家政策推动下,新西兰新能源产业发展迅猛,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产业层次快速提升,产业政策体系逐步完善,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


(三)市场机遇:新能源设备需求大幅增长


现阶段,新西兰新能源产业具有巨大的市场机遇。


首先,太阳能光伏设备市场前景广阔。昂贵且不断上涨的电价正在促使新西兰民众越来越关注太阳能发电。2014年新西兰光伏应用研究报告表明,只有30%民众愿意从电力公司购买电力,另外有60%的民众更加倾向于自主发电,或者未来购买光伏发电的电力。尽管这个数据和其他国家相比还是较低,但具有巨大增长潜力。新西兰光伏设备普及的最大阻碍是预支费用。目前,新西兰一座房屋常规太阳能发电设施投资约6000新元,可以提供家庭用电的20%-25%,需要6-9年收回投资。但是,与电价上涨趋势相反,2020年之前太阳能发电设施价格每年预计下降20%。随着成本下降,未来太阳能发电非常有潜力进入主流电力市场。很多企业已经从中看到了光伏发电的光明未来。新西兰本土企业Meridian Energy预期,随着光伏电池价格下降,安装屋顶光伏电池的家庭将显着增长;Solar City认为新西兰很多居民希望锁定电价,因此太阳能发电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太阳能市场将越来越大。


其次,风电设备需求有望大幅增加。风电已经成为新西兰第二大电力来源。虽然近三年新西兰风电装机量增长不大,但若要达到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90%的目标,未来风电装机量必将会大幅增加,对风电设备的需求也将随之扩大。


此外,由于国家整体市场规模较小,随着新能源领域的竞争加剧,不少新西兰本土企业正在寻求海外发展机会。因此,中国引进新西兰新能源技术也正当其时。


(四)合作现状:尚处于发展起步期


目前,广东和新西兰在新能源领域的合作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基于广东和新西兰在新能源领域的各自优势,未来合作的空间较大。


2014年11月,中国远景能源公司与新西兰最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开发和运营公司INFRATIL以及新西兰最大的投资基金MORRISON签署了新西兰基督城的“智慧城市”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远景能源作为“智慧城市”项目的总系统集成商,为基督城提供智慧城市的整体解决方案,包括对城市能源数据的实时搜集,优化城市载体的智能管理和使用效率。2015年初,苏州弘鹏新能源公司正式授权新西兰TASPAC公司作为在新西兰的特约经销商,从而成功进军新西兰光伏市场。2016年1月,国电电力与中航国际新能源公司合作开发新西兰Kaimai风电项目,拓展了中国企业在新西兰的新能源市场份额。


(五)合作建议:开拓市场与引进高新技术择机并行


广东是国内风电建设起步最早的地区之一,1986年开始在南澳建设风电场。广东也是光伏发电的先行者,2004年在深圳建成了当时亚洲装机规模最大的并网屋顶光伏发电示范系统。近年主要发展国家金太阳示范项目和光电建筑一体化项目,以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为主。广东生物质能利用以垃圾发电、农林废弃物发电、沼气利用为主。其中,广东垃圾发电应用技术水平和产业规模居全国前列。


广东新能源产业发展态势良好,在开拓新西兰市场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同时广东也亟需引进新西兰在新能源领域的成熟技术和经验,补齐自身发展的短板。开展同新西兰新能源合作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积极推动太阳能、风电企业进入新西兰市场。广东光伏发电制造业已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涵盖了晶硅材料、硅片、太阳能电池、光伏组件、逆变器、光伏系统、光伏装备制造等产业内容,其中光伏逆变器、太阳能电池组件封装、太阳能灯具产品尤为发达,在珠三角地区已形成产业集聚区。广东集热器、光热系统等光热利用制造业也具有规模化生产能力。同时,广东风电制造业发展良好,主要涵盖了叶片、机舱、电控系统、塔架等零部件及风机整机等产业内容,装备制造水平较高。广东应充分利用制造业优势,把握市场机遇,加大在新西兰投资,以大型项目为抓手,带动机械装备出口,逐渐推动太阳能企业和风电企业进入新西兰市场。


二是积极引进新西兰新能源技术,提升自身竞争力。尽管广东新能源产业发展势头强劲,但是目前新能源利用技术普遍受制于国际核心技术出口壁垒,新能源产业自主创新能力较低,新能源市场管理水平和引导手段不足,导致以资源和劳动力要素为主而技术含量不高的产业环节产能过剩,而高端产业环节发展滞后,造成产业链发展不平衡,主要以风电和光伏发电两领域最为明显。为此,通过引进新西兰投资或在新西兰投资,学习和吸收成熟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对广东企业提升自身竞争力具有重要的意义。


三是关注地热利用领域。广东地热资源丰富,早在1982年,就在丰顺县建成我国第一座地热发电试验电站。此后,除温泉旅游开发外,广东在地热开发利用上并无实质性突破。新西兰是世界上地热资源利用占能源生产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发电、工业加工、热水产养殖以及温泉旅游等方面都为广东提供了可借鉴的丰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