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PC浏览器,以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菜单 当前位置: 风险防范 >> 风险预警

发达经济体罢工冲击全球供应链

发布时间:2022-06-27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飙升的食品价格将英国5月消费者价格推高至9.1%,达40年来高位,凸显了英国百姓生活成本大幅上涨的困境。物价、油价飞涨,人们工资却并未相应提升,生活水平出现实质性下降。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面对贫富差距扩大,英国4万名铁路工人在6月21日、23日及25日举行罢工,以争取提高薪水、改善工作条件。


  之前,英国铁路、海事及运输工会(RMT)与运营商的谈判未能就薪酬、工作条件和裁员达成协议。RMT要求为其成员加薪7%~8%,但工会表示,英国国营铁路公司只能提供3%的涨幅。


  这次30年来最大规模的铁路罢工,导致英国铁路网络严重中断,大部分服务陷入停顿。英国工会还警告称,这场长达数天、导致各地交通严重中断的铁路罢工可能只是夏季罢工的开始。本次铁路大罢工可能持续6个月,另外英国许多行业都在考虑就薪资问题采取罢工行动。6月23日,英国希罗机场约700名员工参与投票,95%的员工赞成展开罢工行动。这是因为公司拒绝撤回在新冠疫情期间实施的10%减薪措施。据了解,罢工行动很可能在最繁忙的夏季假期期间展开。并且,英国教师、医生、邮政工人也表示要采取罢工行动,除非得到与通胀率相应的工资涨幅。


  西班牙中小型运输卡车司机和个体户运输司机的“道路运输捍卫平台”在6月26日举行大会,以决定是否继续罢工。此前西班牙全国中小卡车司机以抗议油价上升为由的大罢工持续了一个月,导致西班牙出现供应短缺。


  6月17日,包括汉堡港在内的德国多个海港的数千名工人举行了罢工,使得港口拥堵进一步加剧。6月20日约有7万名比利时工人在布鲁塞尔游行,要求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急剧上升的生活成本。比利时机场和全国交通网络的运行因为工人的罢工几乎停止,作为欧洲最大港口之一的安特卫普-布鲁日港的港口作业也由此受到影响。


  大西洋彼岸的加拿大也面临同样境地。加拿大统计局6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去年同期上涨7.7%,刷新1983年1月以来的通胀增幅纪录。但加拿大劳工工资并未相应增加,导致民众生活水平明显下降。6月15日,加拿大国家铁路公司(简称CN)收到了据国际工会组织“国际电气工人兄弟会”(简称IBEW)的罢工预先通知。IBEW首席谈判代表透露,CN工人6月18日未能就福利和工资达成协议,之后工人举行了罢工。IBEW工会本次代表了加拿大全国约750名信号和通信员工的权益。


  6月更早的罢工发生在韩国。6月7日开始的韩国货运卡车工人罢工持续了8天,经过与韩国政府四轮谈判,最后就延长工人最低工资保证达成了一项暂定协议,后续将继续讨论是否将工人最低工资保障扩展至其他方面。


  这些主要经济体此起彼伏的罢工行动,对全球生产和供应链产生负面影响。


  韩国工业部称,为期八天的全国性罢工推迟了汽车、石油化工产品、酒业等行业的货物运输,生产损失和交付阻碍令韩国工业部门的损失超过12亿美元。韩国供应链洞察数据显示,6月中旬货运卡车工人罢工一周后,韩国釜山港口的船舶每周停留时间中值飙升,进口集装箱在韩国主要集装箱港口的平均停留时间为14.29天,高于通常的4天;出口集装箱的平均停留时间从前一周的3.5天上升到11.38天。罢工期间,韩国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釜山的货运量暴跌至平时水平的四分之一,而仁川港口的吞吐量下降了约20%。


  英国铁路工人罢工期间,英国80%的列车停运,其余列车的运营时间也大幅缩减。由于信号工罢工,部分农村地区的列车运行受到严重影响。铁路网瘫痪导致许多英国人只能居家办公,或另寻通勤方式。英国铁路货运集团负责人玛吉·辛普森表示,罢工行动将“给本已脆弱的供应链增加额外的风险”。对于罢工给运输带来的影响,马士基日前发布公告称,其正与英国铁路货运运营商保持密切沟通,希望将罢工对马士基在英国地区的内陆运营业务的影响降到最低。马士基还提醒客户,受罢工影响,英国铁路运输可能有意外中断的风险。


  目前,欧洲罢工呈蔓延趋势,供应链受到严重冲击,港口未交付货物的积压情况日益严重。这迫使海运公司优先考虑发运满载货物的集装箱,导致亚洲出口商至关重要的空集装箱正被大量困在像荷兰鹿特丹港这样的出口枢纽中。马士基发布的北欧主要地区港口的最新情况公告称,不来梅港、鹿特丹港、汉堡港和安特卫普港均面临持续性拥堵,甚至已经达到临界水平。一些贸易商担心,近期欧洲码头工人的罢工将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今年内的第N次冲击。


  现在人们忧虑的是,全球此起彼伏的罢工行动会不会是上世纪70年代的重演?上世纪70年代,罢工、通胀和能源短缺令全球经济陷入危机。例如,1978年末至1979年初的冬季,经济危机在英国达到最高潮,英国各个领域的约150万人参与罢工,医疗、物流乃至垃圾处理都陷入大面积停摆,被称作“不满之冬”。如今全球也面临同样的难题:高通胀、能源供应不足、经济有可能衰退、民众生活水平下降、贫富差距持续扩大。


  来源:国际商报